茄子app破解免费

苏玄是谁!

一路铁血杀戮的邪主!

力挽狂澜,一人占天南的修罗!

纵使苏玄如今实力无法放入顶尖,但也不是韩奇这些废物能媲美的。

就算十大玄宗的绝顶天骄,又有几个能与他相提并论?

这段时日,苏玄的确没将韩奇等人放在眼中,与苍蝇无异。

而一只苍蝇在你耳边偶尔飞过,你会拍他么?

同理。

苏玄没理韩奇等人。

但此刻,苏玄看他们碍眼了。

所以就动手了。

此刻浩然古城,竟是一个七阶以上的修士都没在。

大舅的妹妹美眉

这等情况下,苏玄想不嚣张都觉得有些困难!

“你找死!”

“他是妖邪同党,杀了他!”

“该死,竟敢在我书剑盟如此猖獗!”

众人纷纷厉喝。

苏玄剑眉一挑。

“轰!”

他一剑出,直斩叫的最欢的一群书剑盟修士。

随着一声炸响,那些修士顿时血肉横飞,惨叫不止。

这一剑,至少死了五十人!

众人一懵,随即噤若寒蝉,通体冰凉。

这…是何等凶残?

“你们觉得,我与妖邪比,谁更狠?”苏玄冷笑,自然不会惯着他们。

“你…怎么……”有人大叫。

但下一刻。

“轰!”

又是一剑斩出。

惨叫继续回荡。

“我让你们开口了么?”苏玄阴冷道。

众人脸都吓绿了。

你妹!

不是你先问的?

蛮不讲理了是吧?

但这一刻,他们再不敢开口,求救般的看向孙黄渊等人。

孙黄渊如梦初醒。

他面孔变得狰狞。

“小白脸,你隐藏的好深!”他低吼,到现在还不觉得苏玄是他的对手!

“若让我动手,你们毫无机会。”苏玄冷漠低语,看着杨月。

杨月眼眸一颤。

这才是真正的苏玄么?

杨月感到了陌生,还有一丝害怕。

曾经的轻佻,都是假装的么?

苏玄为什么如此?

杨月呆呆想着,一时回不过神。

“上,上,抓住他!”孙黄渊厉喝。

一时间,此地强一些的修士皆是如狼似虎的冲向苏玄。

“小杂种,你真当这里是你能嚣张的?”许潜龙厉喝。

苏玄神色冷漠。

“我倒是认得你。”苏玄低语。

背后剑匣无形,但苏玄手伸向背后时,磅礴剑意瞬间开始凝聚。

“朝朝暮暮,已是一年。离开天南前,我便能斩七阶。那现在呢?”苏玄旁若无人的自语。

冲的最快的许潜龙听到了,身后几个修士也听到了。

他们一懵。

七阶?

灵皇?

不,不可能!

一个小白脸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他们安慰自己,然后凶残动手。

“死!”

低吼回荡。

但下一刻戛然而止。

“铿锵!”

苏玄拔剑,剑气如虹,淹没了苏玄前面的修士。

剑落无声。

气聚如龙。

远处孙黄渊一呆,随即毛骨悚然。

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怎么可能?

苏玄那古朴无华的一剑,竟是让他肝胆欲裂。

不可能!

不可能!

孙黄渊内心狂叫。

但下一刻。

他浑身狂震,扭头就跑。

目之所及,苏玄四周空无一人!

一剑…许潜龙等人灰飞烟灭!

孙黄渊差点吓死。

这是什么鬼?

他内心狂叫。

但下一刻。

“现在想跑,又能跑哪里去?”苏玄幽冷的声音响起。

“啊!”

孙黄渊扭头,顿时看到苏玄如鬼般追来。

“你别过来,否则我杀了杨月!”孙黄渊尖叫。

“你动她一根指头,我便镇你百年,日日万剑穿心!”苏玄冷漠回答。

“你大爷!”孙黄渊真是被吓到了。

要知道之前动手的,可是有六阶灵皇,但依旧被苏玄一剑灭了?

这是什么实力?

至少孙黄渊不是对手。

“咻!”

他狠狠将杨月扔向远方,希冀苏玄能放弃追他。

但孙黄渊绝望了。

因苏玄看都没看杨月一眼。

“你干什么,你不是要救杨月么?”孙黄渊怒吼。

“谁说我要救她了,我是来杀你的。”苏玄冷笑。

孙黄渊:“……”

哪来的疯子啊!

到底是什么变态啊!

孙黄渊差点哭了。

“啊!”

他大吼,速度达到极致。

但……

“轰!”

一剑斩来,如天穹压下。

孙黄渊绝望了。

“我干你祖宗十八代!”他发出了最后的遗言。

然后,就没然后了,直接被苏玄一剑腰斩了。

这些所谓的天骄,在此刻的苏玄眼中也不过是一剑之事。

很快。

苏玄走到了倒在不远处的杨月前面。

孙黄渊这一扔,直接将她扔成了重创。

“能起来?”苏玄挑眉。

杨月本来没什么,但苏玄这话一出,却是让她莫名委屈。

“把我父亲还给我!”她眼眶有些红,倔强道。

“你这样,你父亲也就只剩一口气,如此能活着出去?”苏玄不屑笑了声。

“不用你管!”杨月大叫。

尽管…杨月知道不该如此向苏玄大叫,可莫名的就是无法忍住。

“我管你了么?”苏玄冷笑,直接抓起杨月。

“你……”

“我只是你这女人贼蠢,让你活着,也只想羞辱你一番。”苏玄在杨月怒叫声中,将她放入了恒天炉。

要苏玄说出安慰杨月的话,显然不可能。

他一个邪修,哪里会安慰一个喜欢女人的百合?

别傻了,苏玄又不蠢。

苏玄拍拍手,向着三山五峰而去。

而这时,恒天炉中。

这是类似空间,又像秘地的宝贝。

尽管品阶很低,但苏玄却从不曾丢掉。

因恒天炉,能将生灵收入。

这是苏玄身上唯一有这能力的宝贝。

杨月气得脸色发青,忍不住破口大骂。

但很快,杨月就是看到了杨济源,急忙跑过去。

发现杨济源只是重伤,不会死后,才呼出一口气,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过了许久。

杨月才打量恒天炉。

顿时,杨月一个激灵。

恒天炉不大,其中有一些完整的枯骨……

这些是以前苏玄抓进来的敌人,一些事重伤死了,一些是忘了还放着,久而久之就耗死了……

“他不会不管我们吧……”杨月很担心,一脸忧虑。

这是刚出虎穴,又进狼窝么?

……

云渺峰。

相比于其他峰的骚动,此峰却显得有些寂静。

吴念神在,书剑盟很多天骄也在。

就连监文院的院主也在。

相比其他进入深处的院主,他留在了此地!

在监文院主看来,与其去争那夫子庙里的传承,不如舍远求近,直接选择看得见的龙凤气运。

此刻,小夫子,峰主,院主等等强者,都是去了深处。

而在云渺峰上。

除了他们,还有一些冥顽不灵的书剑盟修士。

他们…不服吴成君!

他们如倔牛,坚持着心中的浩然。

而结果,皆是被吊起,沦为了阶下囚。

此时此刻。

三山五峰这类修士,一半在此,一半在夫子庙深处。

对此监文院主冷笑。

这年代还有什么浩然,识时务者才为俊杰!

而事实也是如此。

此刻他意气风发,那些顽固则是凄惨将死。

“贼子!”

厉喝回荡。

此刻云渺峰上。

监文院主,徐雏凤,吴念神等人不染尘埃。

但在他们前面,大概五十人却是被锁链,被灵兵封着身体,趴在地上。

大多数,为老人。

只有少部分的青年。

人数不少,但相比偌大书剑盟,却是少的可怜。

有几个老者,眼中闪烁着浓浓的悲哀。

尽管他们早就知道书剑盟的执着与傲骨,早已不剩多少。但看到这一幕,仍旧尽显悲凉。

“宴老,何苦呢?”一个白袍老者劝说:“如今的书剑盟,便需要这般改革,您不用意气用事!”

“赵秋,你给老夫闭嘴!苟且偷生的孬种,你有何资格说话!”宴老怒叫。

他叫宴长陵,是书剑盟极为德高望重的宿老。在这些人中,他辈分最高。

“冥顽不灵!”赵秋冷哼,脸色有些不好看。

“齐岳,你呢!”吴念神冷冷出声。

他所指,是一个天骄,其实力就比他差一些。

“吴念神,以往我觉得自己不如你。但现在,我却觉得你远远不如我。”齐岳冷笑:“我虽怕,但绝不会背弃心中信仰。”

“那你就去死!”吴念神脸色有些阴寒。

这段时间,他显然并不好受。

吴念神甩袖。

“监文院主,无需与他们多说。他们就是烂泥,根本扶不上墙!”

吴念神冷哼,径直离去。

“让他们在此自生自灭!”赵秋也冷笑。

很快,几人离去。

他们此刻,可是要吸收龙凤气运,哪有时间和他们瞎扯。

既然不屈服那就去死,此次吴成君显然是要将这些不听话的剔除。

“爹,我们要死了么?”五十几人中,温青梅也在。

她神色茫然,看着自己的父亲温不凉。

“青梅,对不起。”温不凉眼眶很红。

这些年,他坚持着心中的浩然。

哪怕到了此刻,也无法放心。

作为一个父亲,他不该让温青梅陷入险境。

但身为一个浩然修士,他不想自己的女儿丢弃了该有的坚持。

温青梅抿着嘴,眼中有着害怕,但更多却是坚持。

“即使苟且偷生的活下来,我也不会快乐。”温青梅抱住自己的父亲,小小的身子不断颤抖。

面对生死,又有几人不怕?

温青梅也在怕着。

但她小小的心思中,更早已明白人活着并不能仅仅为了活着。

“好女儿。”温不凉哽咽,不知该说什么。

“希望小淫贼不回来救我。”温青梅忽然道,想到了苏玄。

莫名其妙的,她觉得苏玄会回来。

想象着苏玄那俊秀的面孔,温青梅忍不住低语出声。

温不凉一怔,随即苦笑。

都到了这时候,苏玄怎还会来。

那不是找死么!

温不凉从不认为那小白脸有这般勇气。

温不凉叹息,轻抚乖巧听话的温青梅脑袋。

他思绪飞扬,想着临死之前或许可以懦弱一回。

这样,他宝贝女儿就不用死了。

不过温不凉没想到。

他心中的小白脸,此刻正走在云渺峰的小道上。

这一刻,偌大云渺峰的龙凤气运为之沸腾!